|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媒介融合語境下

——文學凝聚優勢再出發

文章來源:《人民日報》 作者:劉大先 時間:2020年05月16日 字體:

口頭文學再次復興,書面文學持續發展,網絡文學方興未艾,它們并沒有非此即彼地取代對方,而是在融媒體中共存共生

文學以想象和敘述綜合性地介入對于歷史與現實、個體與總體的認識與書寫之中,為各專業藝術門類提供思想與美學資源,進而潛移默化、潤物無聲地進行精神引領,推動文化建構

確立中國文學的地位和價值,樹立具有世界影響的中國話語和中國價值,依然在路上。文學觀與價值觀的形成是一個系統工程

互聯網普及,使文化傳播進入媒介融合新階段??谡Z、表情、動作、文字符號、書籍、報刊、廣播、電影、電視、互聯網,這些人類歷史上先后出現的媒介形態,如今共時性地同處一個時空當中。新的媒介語境下,文學生態相應發生改變。這帶來許多思考:文學會被取代嗎?如何重新認識文學的價值?文學如何走向未來?

文學疆域不斷拓展,多種文學形態共生共存

文學最初在歌樂舞一體的勞動、儀式、游戲等活動中產生?!对娊洝?、古希臘史詩、希伯來神話等,都屬于這類綜合性表述。20世紀以前,文學還是包含不同文類的“雜文學”。20世紀以來,現代“純文學”觀念使文學專門化為以審美為中心的藝術門類。具體來說,以小說、詩歌、戲劇、散文等為主導體裁,以模仿、再現、表現等為基本技法。這套現代文學觀念,在當代政治、經濟、科技的綜合作用之下正逐漸發生變化。

當下文學有幾個引人注目的現象:類型文學與嚴肅文學的互動,比如雙雪濤、鄭執的“東北敘事”,徐皓峰的武俠書寫,劉慈欣、李宏偉的科幻創作,顯示出偵探、武俠、科幻等類型文學與嚴肅文學之間的相互影響;對現實的多維度認識,催生出從文學期刊到自媒體公眾號上的非虛構寫作潮流;多媒體正使全民創作與閱讀成為可能,并日益成為一種廣泛的文學生活形態??梢钥吹?,文字表達、紙質出版的方式仍在延續,同時“講故事”的文學觀念彌散到網絡寫作以及短視頻、網絡直播等影音圖文綜合性表達之中??陬^文學再次復興,書面文學持續發展,網絡文學方興未艾,它們并沒有非此即彼地取代對方,而是在融媒體中共生共存。

文學生態的整體性變遷,具體表現在文學四個關鍵性要素的變化之中。一是外部世界。我們身處的時代與社會環境不僅包括傳統文學語境中所要模仿與表現的“客觀物理現實”與“主觀心理現實”,還增加了由納米、生物、信息和認知這21世紀四大前沿科技所造就的“虛擬現實”“增強現實”,比如穿戴式設備、人工智能等,正在發展出一種我們日用而不知的多重現實。二是創作主體。文學創作者不再僅僅是某個孤獨個體或者少數天才,創作大門向更廣范圍的人群敞開。三是創作工具。紙筆之外,在電子終端設備上的閱讀與寫作越來越多。從口語表達到文字書寫,再到電子技術,語詞處理方式的嬗變,不僅影響語言藝術樣式的演變,還決定形象塑造、情節結構、抒情風格與審美趣味的不同,帶來作品形態的多樣性。四是傳播媒介。與發表平臺、流通渠道密切相關,讀者、受眾、消費者不再只是被動的接受者,而可以即時參與到互動和反饋過程中,從而發揮其在文學生產與評價過程中的能動性。

當代文學正在遭遇來自新媒體文藝、人工智能寫作、文學接受方式革新等多方面的挑戰。但技術與工具理性并不能取代人文、經驗、情感與價值理性,并且科技與人文可以相互融合與轉化。伴隨媒介與科技革新,現代以來的“文學”疆域不斷拓展,從“純文學”向“雜文學”“泛文學”“大文學”發展。與此同時,體裁的“四分法”(小說、詩歌、戲劇、散文)被越來越多的跨界文類突破,審美觀念與風格也不再是現實主義、浪漫主義、現代主義等理論所能涵蓋。這都相應地引發對于當下文學功能與價值的思考。

文學功能隨歷史發展流變,始終在文化創造中發揮基礎性作用

文學的功能在最初起源時是復合性的,可以歸納為以下四種:一是自我表達,“詩言志”,通過描寫、敘述、抒情、議論等體現創作者的心意、志向與觀念;二是審美與娛樂,通過優美的語言與形式讓人得到情緒宣泄、情感抒發、精神提升的愉悅;三是認知與啟發,“多識于鳥獸草木之名”,通過特定方式啟迪、增進讀者對自然、社會與自我的理解和認知;四是教育與提升,一方面團結凝聚、凈化陶冶、宣傳激發,一方面觀察思考時代,推動社會發展進步。

伴隨歷史發展,這些綜合性功能相應發生側重點的轉移。新中國成立后,現代文學“為人生”與“為藝術”的訴求最終融入“二為”方針。進入20世紀下半葉,讀者的閱讀需求愈益受到重視,形式探索和自由表達得到張揚。隨著文學的專業化,其認知和教育功能很大程度上被哲學、歷史等人文社會科學以及自然科學代替。文學在內部也產生細分:嚴肅文學側重審美,通俗文學側重娛樂。

面對這種情形,如何定位文學的當代價值尤為重要。我們必須回到最基本的問題,即文學怎么從個體出發而通達更廣范圍的人群?嚴肅文學創作者如何介入當代文化生產,而不是囿于小圈子的趣味或孤芳自賞的喜好?如何在讀者的娛樂消遣中實現普及與提高的辯證統一?

文學既是具有創造性的文化產品,也能成為具有流通價值的文化商品;既要彰顯社會效益,又要體現市場價值。其特殊性在于,作為經驗、情感和觀念的表達,文學具有強大精神力量與持久思想價值,因而具有文化傳承的功能。也就是說,經典文學是超越一時一地的。人類古往今來的典范性作品,無不跨越時間、地域、語言和族群界限,成為普遍性的人類無形文化遺產。先秦諸子散文、《摩訶婆羅多》、《史記》、杜甫、但丁、莎士比亞、歌德、曹雪芹、托爾斯泰、魯迅……如同距離不同光年的星辰同時映現在天宇之上,不同時代和國家的經典作品和作家都融合在當代文化之中,成為共享的集體記憶與文學滋養。

盡管隨著專業分工日趨細化,文學生態發生很大變化,但因其具有整體性想象的能力,所以可以整合各類信息,賦予碎片化、瞬間化的信息流以“有意味的形式”,成為文化創造的母體,在眾多文藝創造活動中發揮基礎性作用。較之美術、影視、戲劇等,文學較少受到材料工具、資金場地、人員配置和技術設備的影響,憑借個人和簡單裝備就能完成。文學以想象和敘述綜合性地介入對歷史與現實、個體與總體的認識與書寫之中,為各專業藝術門類提供思想與美學資源,進而潛移默化、潤物無聲地進行精神引領,推動文化建構。柳青《創業史》、路遙《平凡的世界》都在極為簡陋的環境中完成。其素樸的語言、濃郁的情感、貼近人民的觀念與形式、對時代變革具體生動的描寫,使其在幾十年后依然是廣播影視改編的重要資源,發揮著持續性的影響力。

展望文學未來,歸根結底要為人民而寫

作為一種文化創造,文學的價值不僅在于深描一段歷史或現實,其本身也是歷史進程中的能動行為。這種能動行為包含兩個維度,既有對已知事物的體認與對宏闊歷史的洞察,也有超越個體經驗,對更廣范圍內他人的關懷與理解。文學應成為時代的先覺者、先行者與先倡者,能夠達致觀念、情感與價值上的認同。這是文學對現實產生反作用力的具體方式。

新中國成立以來,文學經歷多次探索:從“寫什么”(題材與內容)到“怎么寫”(形式與技巧),從“為誰寫”(功能與受眾)到“在哪發”(平臺與傳播)。當前我國綜合國力迅速躍升,社會的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確立中國文學的地位和價值,樹立具有世界影響的中國話語和中國價值,依然在路上。隨著教育的普及和全球信息的便捷獲取,人民的審美趣味不斷提升,這就需要一種彌合高雅與通俗分野,繼承并突破既有文類、風格與技法,面向未來的文學。在全球化時代,展望與勾勒文學的未來,最終要落腳于人民。

人民既是歷史的劇中人,也是歷史的劇作者。文學觀與價值觀的形成是一個系統工程,扎根人民是基礎與途徑,從人民生活中汲取營養是方法,通過精深、精湛、精良的作品反饋給人民則是目標。

文學歷史與現實經驗啟示我們,只有那些熔鑄思想性、藝術性、觀賞性于一體的作品才能具有恒久而普遍的價值。思想性承載精神的深度與情感的厚度,藝術性體現形式的高度和技巧的力度,觀賞性指向實現最大范圍受眾的廣度。對于當代文學創作而言,必須全面考慮這三方面,既不能高蹈地謀求脫離現實的普遍性,也不能沉溺于細枝末節。當代文學要立足于具體的時代與社會,在批判繼承中外古今文學經典的基礎上,做出創造性轉化與創新性發展,萃取我們時代的故事、形象、話語與價值,傳達友愛、團結、共同追求美好生活的觀念,展現中國文學對世界文學的貢獻。唯有如此,文學才能做到既是民族的,也是世界的。

(作者為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員)


[添加收藏] [打印文章] [關閉窗口]
分享到: 更多
上一篇:文化是“活”的[ 05-16 ]
下一篇:街道經驗與城市文學[ 06-03 ]

相關文章

    沒有關鍵字相關信息!
今天排列五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