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愿爾斯才”“與道相從”...中國千年的家風詩話

文章來源:《華西都市報》 作者:馬琳 時間:2020年06月02日 字體:

原標題:中國千年家風詩話

家風“宜其家室”

“綢繆束薪,三星在天。今夕何夕?見此良人。子兮子兮,如此良人何?綢繆束芻,三星在隅。今夕何夕?見此邂逅。子兮子兮,如此邂逅何?綢繆束楚,三星在戶。今夕何夕?見此粲者。子兮子兮,如此粲者何?”這首《綢繆》,是描寫新婚之夜丈夫幸福喜悅心情的詩篇?!熬I繆”原有緊緊捆綁之意?!笆健薄笆c”“束楚”,說的都是捆綁柴草,用“綢繆”一詞,隱喻結婚即是夫妻結合,捆綁在一起,難解難分。

再如《桃夭》,也是一首對姑娘出嫁成婚組成幸福家庭的贊歌:“桃之夭夭,灼灼其華。之子于歸,宜其室家。桃之夭夭,有蕡其實。之子于歸,宜其家室。桃之夭夭,其葉蓁蓁。之子于歸,宜其家人?!痹姼柚小耙似涫壹摇薄耙似浼沂摇薄耙似浼胰恕?,層層遞進,贊頌姑娘姣美可人的同時,也祝福她給家庭帶來幸福和順。一直以來,《桃夭》的廣泛傳唱也讓“宜室宜家”成了中國傳統文化里對待嫁女子的最高評價。

“宛彼鳴鳩,翰飛戾天。我心憂傷,念昔先人。明發不寐,有懷二人?!砼d夜寐,毋忝爾所生。交交桑扈,率場啄粟。哀我填寡,宜岸宜獄?!枫沸⌒?,如臨于谷。戰戰兢兢,如履薄冰!”這首《小宛》,描述了一個飄搖于亂世的不幸之家。作者在“宜岸宜獄”之時,耿耿難眠,既懷念去世的父母,又怨恨“壹醉日富”的兄弟,思前想后,感慨萬端,念及先人、告誡弟兄,傳承祖德、不忘家風。唯有“惴惴小心”“戰戰兢兢”“夙興夜寐”,方能“毋忝爾所生”,不辱父母,不辱門庭。

家訓“愿爾斯才”

《命子》這首詩作于晉孝武帝太元十八年(393),此時的陶淵明二十九歲,他的長子已經七歲。命子者,訓子也?!睹印芬辉姙槲覀償⑹隽艘徊壳辶斏?、淡泊高遠的家族史,同時也為我們展示了一位年輕父親如何熱切希望兒子成為一個有作為的人,光耀陶家門楣的愿望?!叭站釉轮T,漸免子孩。福不虛至,禍亦易來。夙興夜寐,愿爾斯才。爾之不才,亦已焉哉!”這首詩的末尾四句,同樣出現了詩經《小宛》里的“夙興夜寐”,充分表達對兒子的殷切希望和諄諄誡勉,希望他將來成為一個有作為的人。而“爾之不才,亦已焉哉”,讓莊重的描寫,平添了幾分幽默。

“白發被兩鬢,肌膚不復實。雖有五男兒,總不好紙筆。阿舒已二八,懶惰故無匹。阿宣行志學,而不愛文術。雍端年十三,不識六與七。通子垂九齡,但覓梨與栗。天運茍如此,且進杯中物?!痹凇睹印分蟛畈欢嗍?,陶淵明寫了這首《責子》,雖為“責子”,卻無教訓,直白近俗,娓娓道來,更以戲謔詼諧的語句,漫畫式的夸大了孩子們的缺點,讀來讓人忍俊不禁。

《命子》詩中的殷切期望,《責子》詩中的寬容慈愛,孩子們或賢或愚,陶淵明都牽掛在心,與他們同呼吸、共甘苦?!峨s詩》里的“親戚共一處,子孫還相?!?,《與子儼等疏》里的“然汝等雖不同生,當思四海皆兄弟之義。鮑叔,管仲,分財無猜;歸生、伍舉,班荊道舊;遂能以敗為成,因喪立功?!鄙踔恋搅送砟?,孩子們都長大了,陶淵明還引經據典地教導他們要團結和睦,同居同財。四百多年后,唐代詩人白居易曾專門到訪陶淵明的舊居,有《訪陶公舊宅》一首,詩中慨嘆“夷齊各一身,窮餓未為難。先生有五男,與之同饑寒。腸中食不充,身上衣不完。連征竟不起,斯可謂真賢”,對他與妻兒同甘共苦的親情,以及他對祖德家風的守護與弘揚,表達了深深的敬意。

家業“詩是吾家事”

希望“致君堯舜上,再使風俗淳”的唐代詩人杜甫,繼承了《詩經》以來對家族親情的表現傳統,深刻描繪了他在亂離奔忙的經歷中對家人親戚的復雜情感。粗略統計,他涉及祖訓、家風、婚姻及子女的詩,多達百余首。

“阿翁懶惰久,覺兒行步奔。所來為宗族,亦不為盤飧。小人利口實,薄俗難可論。勿受外嫌猜,同姓古所敦?!边@是杜甫《示從孫濟》一詩的最后四句,他以一個老者的身份訓誨后輩,切勿聽信小人挑撥離間之語而使家族成員相互猜疑,進而勉勵后輩護佑根本,傳承家風。

在杜甫的子女中,他最是偏愛“聰慧與誰論”的宗武,并有《憶幼子》《宗武生日》《又示宗武》及《遣興》等數首詩歌專門寫這個小兒子。如昂揚輕快的《宗武生日》中“詩是吾家事,人傳世上情。熟精文選理,休覓彩衣輕”兩句,為家族詩文傳統自豪的同時,更對幼子寄予厚望,勉勵他熟讀《文選》,莫貪浮華,繼承父志,詩禮傳家。而杜甫更是嚴于律己、身體力行,將寫詩當成一種“家業”。將所見所聞所思,吟之為詩,筆耕不輟,終其一生。

或許,在杜甫的心里,還有一份“家業”比寫詩更為重要?!澳サ秵柩仕?,水赤刃傷手。欲輕腸斷聲,心緒亂已久。丈夫誓許國,憤惋復何有!功名圖麒麟,戰骨當速朽?!边@首深悉人倫,兼明大義的《前出塞九首·其三》中,“丈夫誓許國,憤惋復何有”最是鏗鏘有力,忠義激烈且無怨無悔的報國情懷,便源于杜預和杜審言這樣的祖輩先烈。

家學“父兄淵源”

“傳家詩學在諸郎,剖腹留書死敢忘。背上錦囊三箭在,直須千古說穿楊?!苯鸫娢拇蠹以旅饕栽妭骷?,對諸兒期望深切,甚至在臨終前仍有“剖腹留詩”之語。他有三個兒子:長子元好古、次子元好謙和幼子元好問。寫這首詩的,是元好古。

而三兄弟中,元好問無疑是最為出色的。他“七歲能詩,有神童之目”,后來逐漸成為宋金對峙時期北方文學的主要代表、文壇盟主及一代廉吏。元好問深刻體會到家庭環境、家庭風氣及家庭教育對士人的培養的重要作用。正如元好問所言:“士之有所立,必藉國家教養、父兄淵源、師友講習,三者備而后可?!?/p>

元好問正是在家族中文化素養極高的父親、兄長、嗣父母的教導下,于讀書、治學、為官、處世及子女教育上都體現了他對家學的傳承、對人世的悲憫、對自然的關照。

“墻外桑麻雨露深。堂前桃李有新陰。高門因見古人心。三世讀書無白屋,一經教子勝黃金。小雛先與喚瓊林?!边@首《浣溪沙·外家種德堂》里有元好問的教子理念。元好問的三個兒子元拊、元振、元總,被要求在祖德家風的傳承光大上做到循規蹈矩、時時處處。元好問對愛女元嚴也悉心教導,使她成為詩書滿腹的一代才女。元好問有《寄女嚴三首》,其中一首是這樣寫的:“添丁學語巧干弦,詩句無人為口傳。竹馬幾時迎阿姊,五更教誦木蘭篇?!?/p>

家傳“與道相從”

當然,以詩詞來描繪家風、家學、家道的,陶淵明、杜甫、元好問等僅僅是其中的代表。

“明者處事,莫尚于中。優哉游哉,與道相從?!蔽鳚h辭賦家東方朔晚年寫給兒子的《戒子詩》中,從自己親身經歷的經驗教訓出發,向其子灌輸淡泊名利、順其自然的處世之道。

“冰霜正慘凄,終歲常端正。豈不罹凝寒,松柏有本性!”東漢末期“建安七子”之一劉楨的這首《贈從弟》里,他借松樹的高潔以自勉,也勉勵堂弟,希望弟弟堅貞自守,不因苦難而改變耕讀傳統、孝廉本色。

“君家有貽訓,清白遺子孫。我亦貞苦士,與君新結婚。庶保貧與素,偕老同欣欣?!碧拼娙税拙右椎倪@首《贈內》,寫于他與楊虞卿的從妹楊氏結婚之時。如敘家常般的要求楊氏與自己一道謹記祖上遺訓,同甘共苦,保持清白家風。

北宋政治家及文史大家司馬光在《家訓》里有:“積金以遺子孫,子孫未必守;積書遺子孫,子孫未必讀;積陰德于冥冥中,以子孫長久之計?!痹姸Y傳家一直是中華傳統文化里的道德規范與行為準則,將這一規范與準則傳承下去,才是對子孫最有益處的事。

“我母本強健,今年說眼昏。顧憐為客子,尤喜讀書孫。事業新燈火,桑麻舊里村。太平風俗美,不用閉柴門?!痹┟鞒踉娙送趺岬倪@首《歸家》,以一幅家庭和睦、天倫之樂的溫暖畫面,讓我們身臨其境地看到三代人的家族傳承與歸屬。

元末明初詩人楊維楨的《蔡君俊五世家慶圖詩》里有:“傳家五葉忠孝俱,郁蔥佳氣無時無。有母有母徐卿徐,生兒袞袞麒麟駒?!泵鞔娙吮R龍云的《方生志賡自三吳歸索一言以壽其尊人為賦二首》里有:“歲月看逾遠,詩書澤未央。岡陵何所頌,承志在明光?!薄妒局秾O生蕃》中,明末清初的思想家王夫之以追述先輩來勉勵侄孫:“吾家自維揚,來此十三世。雖有文武殊,所向惟廉恥。不隨濁水流,宗支幸不墜。傳家一卷書,惟在爾立志?!鼻迥┰娙送鯘櫳凇妒鱿扔柺緝骸分?,同樣以祖訓誡勉兒子:“忠厚傳家誥在庭,還期松柏與同青。詒謀宜識先人意,纘緒常留后嗣型。退一步行途總坦,作三冬計節長馨。高曾矩矱分明在,莫等建黨陋室銘?!?/p>

相關鏈接

雨果致女兒“我怕驚動了她”

我希望借十九世紀法國大文豪雨果的兩首詩歌,與中國的詩歌進行柔和的碰觸,由“家風”落在更有溫度的“家”上,將遵守的“規矩”化為平等的“愛”,或許可以獲得幾聲回響。

云雀之于雪萊,鮮花之于彭斯,和兒童之于雨果,都是詩人心中最美好的事物。雨果一生中寫過太多關于兒童的詩歌了,如這首最讓人喜歡的《女兒,在早晨》:

早晨,我往往聽見她

在我的窗子下輕輕地玩耍

她在團團的朝露中玩耍,沒有一點聲音,她怕驚醒了我;

我也不去打開我的窗欞,我怕驚動了她。

在女兒萊奧波特蒂娜去世一周年的前夕,雨果寫下了一首悼念女兒的小詩。詩人從清晨出發,步行三十多公里,無心于沿途美景,去為不幸夭折的女兒上墳。多情的法國人尤其深愛這首凄美的《明日,黎明》,絕大多數人都能背誦。

明天,破曉時分,當田野微明,我就啟程。你看,我知道你在將我等候。

越過高山,穿過森林,在遠離你的世界里,我片刻也不想停留。

我默默地思索,孤獨前行,外面的世界,不看也不聞。

我彎著腰,背著手,步履匆匆,滿心的憂傷啊,白晝也如黑夜降臨。

我不凝望那金色落日的輝煌,也不遠眺駛向阿爾弗港灣的風帆,到達時,我將在你的墓旁,放一束翠綠的冬青,和一把盛開的歐士南。


[添加收藏] [打印文章] [關閉窗口]
分享到: 更多
下一篇:沒有了!

相關文章

    沒有關鍵字相關信息!
今天排列五开奖号码